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万名学员在线跳舞?素质教育线上化的得与失?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给教育行业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也给各类机构带来了不同程度的难题与困惑。

  近日,“智荟微私董”第一期分享了舞蹈类素质教育企业如何实现线上化的内容。

  作为一家致力于少儿舞蹈教育研发和推广的创新型公司,北京绘舞梦新舞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绘舞梦”)成立于2017年2月,同年5月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绘本舞蹈”是全国首套面向 3~6 岁幼儿的创造性舞蹈课程。让儿童舞蹈教育在生动的绘本故事中回归情感表达,充分激发孩子自主学习的热情,通过舞蹈让孩子身心成长。

  目前,“绘本舞蹈”课程全国已有200多家合作学校,主要输出3~6岁孩子的舞蹈课程产品,线上平台香蕉学院服务的B端机构用户超过10000家,并启动toC家庭教育产品。

  疫情之下,舞蹈类素质教育企业在推动少儿舞蹈教育产业升级的同时,也遇到了全新的挑战。

  舞蹈课程产品,是一门肢体与情感表达的课程,天然具备了“客户强体验感”的诉求,产品转成线上是否影响课程品质和情感输出是素质教育企业遇到的第一大困惑。

  同时,在保证教学品质的情况下,怎么样通过线上化提升服务效率、降低老师教学难度。这是企业遇到的又一大困惑。

  任何产品都有线上化的可能。线上手段是工具,舞蹈线上化,要思考的核心问题是“要交付什么样的产品形态,如何交付才能满足交付品质”。

  舞蹈线上化的基础是课程产品化,然后是产品规模化。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可能会带来一部分的课程品质和服务品质丢失,但是只要为用户搭建好教学场景或应用场景,课程品质和服务品质是可以逐步提升。

  针对不同的群体,要有不同表达方式,才能形成矩阵。线上产品和线上技术是相辅相成的。线上对于教育只不过是技术、平台和工具,做线上产品前,要明确线上给线下提供哪些帮助。什么样的硬件产品更能为舞蹈课程产品带来更好的技术支持,从而形成 1+12 的效果。满足课程产品的需求,下沉市场反而与更多机会。疫情终究会过去,如果经过仔细的战略思考发现,舞蹈课程产品的根基仍是在线下,那么再把线下产品做升级,将产品与理念结合,真正做到精品化和极致化。

  以绘本舞蹈为例,每一个绘本分为6-8课时,孩子会经历绘本导读、即兴表演、汇报演出3个阶段。而在“绘本导读”和“即兴表演”阶段,非常注重肢体语言和情感表达,同时老师对孩子引导能力、控场能力都十分重要,也是最难以实现线上化的部分。

  另外,在一、二线城市,用户的房子是否能够满足在线舞蹈教学要求,也可能是课程产品规模化的限制之一。

  舞蹈课程产品线上化需要一个实现过程,首先要区分出产品哪部分可以做线上,用以实现规模化,哪部分只适合做线下,做专精产品。

  产品管理中有一个词汇叫“矩阵式管理”。做产品拆解时,首先要考虑的是受众群体的需求。绘本舞蹈的产品形态更近似于B2B2C,所以,第一步就是要将产品拆解为toB和toC两个部分,再分别根据B端和C端不同的需求,拆解出线上部分和线下部分。之后,再从执行的角度,考虑技术手段、资金成本、人员配置等现有资源是否支持,再作调整。

  绘本舞蹈的最大资源就是线多家合作校区,如果能达成进一步的深度合作,对绘本舞蹈来讲,是一个很好的OMO转型机会。

  在绘本舞蹈初期的线上教学尝试中,可以把原本的1v12班课变为1v6或1v4,甚至1v1课程。当形成足够标准化的线上课程产品后,把线下即兴表演和汇报演出融合,释放出更多线

  从交付形态上来讲,AI是可以应用在教学过程中的。目前,澳门永利线上娱乐appAI在线上英语领域的应用已经从1v1迭代到了线上大班课。如果把绘本舞蹈的课程产品拆分出来,先从“绘本导读”AI化入手,可以说是比较好的一种实现方式。虽然在过程中,企业的技术成本会增加,但是同样带来的人力成本降低、交互成本降低,进而带来价格降低,获取更大的用户基数,在规模化的道路上迈出第一步。

  从交付场景来讲,目前双目或三目的摄像头可以实现肢体动作的捕捉,但是成本相对较高。不过按照现在技术的发展速度,大概1-2年,就可以实现单目捕捉的技术,硬件成本可以直接从几千元降低至几百元,对于舞蹈线上课程产品规模化,是一个利好趋势。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全教育行业对线上化的思考。产品线上化可能是双刃剑,产品本身的版权被打开后可能会带来新的风险.

  舞蹈课程产品的拆解,要找出符合线上特征的模块实现规模化效应(前端体现在获客,后端更多的可能是在交付场景上),只有效的降低成本才有价值。

  现阶段,企业可以针对短视频的热点可以结合产品尝试做服务拓展,部分产品可以基于人设,彻底转型成为线上ip,比如短视频方向,成为流量分发节点。未来可能形成新的供应链,由专业的MCN机构,为教育IP实现流量变现。